• 荀輕晚陸景川 字數5萬完結別人眼中,她就是陸氏集團總經理聶思聰背后見不得光的床伴。 十六年的陪伴,卻也換不來他片刻的注目。 多年后荀輕晚才明白,死心塌地去愛一個人根本就不難。 其實真正難的,是怎樣將這個人從心底深處抹去。 荀輕晚發誓,這一次她是真的不想再愛他了……立即閱讀微信閱讀

試讀章節目錄

鄒非池不知道陸景川是如何得知,鄒月最近正在尋找一位可靠的老師來教她彈琴。但是很顯然,陸景川在打什么主意。

鄒家別墅里,鄒非池站在偏廳里,隔了落地窗望向前方另一座別院里的兩道身影,那正是荀輕晚在彈琴,鄒月站在一旁靜靜看著。

“你心里邊又在打什么如意算盤?!编u非池不禁問。

陸景川溫聲道,“荀輕晚很會彈琴,讓她來教鄒月小姐,我想是個不錯的選擇?!?/p>

話音落下的同時,一陣動聽樂聲遠遠傳來,入了鄒非池的耳畔。

鄒非池自然清楚荀輕晚會彈琴,自小身在陸家,又是陸景川的陪讀玩伴,所以荀輕晚在琴棋書畫這方面的造詣不會遜色,可每次聽到荀輕晚彈琴,都會被驚艷到。

伴隨著樂聲,兩人從偏廳走向彈琴的房間,鄒月已經聽得入迷。

待樂聲漸止后,荀輕晚纖細白皙的手指劃過琴弦,將所有音符也好似一并盡收手中,那姿態那風雅絕對如隱居世外的高人。

鄒月忍不住拍手鼓掌,“彈得真好呢!以后她就當我的老師!”

陸景川頜首一笑,卻說道,“我看你們年紀也相差不了多少,不如就叫姐姐?!?/p>

鄒月并不介意,改口朝荀輕晚喊,“姐姐!那以后你就喊我月兒吧,家里人都這么喊我!”

荀輕晚坐在古琴后方,陽光印在她的臉上,笑容如此純真。

鄒非池這才明白陸景川的如意算盤,原來是為此。

從這日起,荀輕晚正式成了鄒月的古琴老師。近一個月時間的接觸后,鄒月向鄒非池詢問,“哥,為什么荀輕晚姐姐會得???”

其實平常時候,荀輕晚都是和正常人無恙,她愛笑也很安靜??伤r少說話,對旁人的事并不關心,每次學琴時候手把手教導鄒月,耐心仔細而且認真,這些都讓鄒月佩服。

不知不覺中,鄒月也對她心生喜愛,所以才會忍不住關心。

鄒非池思忖著要如何去回答,卻也想不出答案來,總不好將過去一切全都訴說,“這個問題,你就要去問他了?!?/p>

鄒月當然明白,這個人是誰。

等到陸景川送荀輕晚來給她教琴的時候,鄒月就問了,“聶先生,是不是你待荀輕晚姐姐不好,所以她才病了?”

鄒月本以為他會否認,或者找借口,可他卻認了,“我從前是待她不好,現在我來還債?!?/p>

“那你要還多久?她要是這輩子都好不了呢?”鄒月

...

閱讀全文

喜歡這本書的人還在讀

作者

思小七

新人報道,請多關照

捕鱼达人正式版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