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江景澄白冰洛 字數67萬完結江景澄,白冰洛白冰洛媚笑:“王爺,你練的是金劍還是銀劍?” 澄王:“銀劍!” 白冰洛別有深意的笑:“那王爺,你是上路劍還是下路劍?” 澄王:“下劍!” 白冰洛一臉敬佩臉:“哦!王爺原是銀劍下劍之人??!” 澄王黑面:“我現在教你什么叫銀劍!” 遇她前,澄王爺冷心冷面、狠絕桀驁是殺伐決斷冷王爺。 遇她后,澄王寵妻護短成日常。 澄王一臉傲嬌的斜睨眾臣:“王妃她溫良賢淑,嬌小可人!” 大臣們面面相窺:立即閱讀微信閱讀

試讀章節目錄

白二說話間,腰腹處涌現出了大量的鮮血,白逸軒此行并沒有讓懂醫術的白七隨行。

然而白二的傷勢如此嚴重,不能耽擱,白冰洛緊緊抿著雙唇,微微拉開了一道門縫,離開了這個秘密雅間。

她盡量讓自己的神色看上去沒有什么異常,待走到了后院,白冰洛撞進了一個結實熟悉的胸膛之中。

白冰洛拉開了與他的距離,神情疏遠,眼中恨意流轉,不過稍縱即逝。她的臉上帶上了一絲淺淺的笑意,冷冷望向了面前的拓昀:“南靈公主在前面的雅間里,不知是否知道拓將軍也來了我留影閣?!?/p>

拓昀站在那里,一身白衣,月光打在他的身上,當真是風度翩翩的風華絕代的貴公子。

但即便是如此,那又如何,徒有虛表而已。

同樣站在月光之下的白冰洛看到了拓昀背在腰后的手上,緩緩地滴下了血來,她這才發現,他的臉色十分慘白:“你受傷了?”

拓昀身子一歪,人倒在了冰冷的地上,他睜著一雙不可置信的眼睛,眼中滿滿的都是埋怨之色:“錦瑜,你不扶我一把?”

扶他?簡直是笑話,她沒有取了他的狗命,已經算是客氣的了。

白冰洛平生第一次在心中滋生出了一種不可抑制的怨氣,她腦子一熱,蹲在了拓昀的身前,緩緩地挑起了她的下巴,她細細端詳著他俊朗儒雅的面目,忽然放肆大笑起來。

“不愧是天下第一公子,長得如此絕代無雙,你就憑著這一張面孔,虜獲了多少閨中少女的心?!彼焸渥约寒敵跤醒蹮o珠光憑一張面皮去看人。

拓昀垂下了眼瞼,心中沉悶,他神情恍然地抬起手,想要覆在她冰涼的手背之上,手還沒落上去,白冰洛已經收回了自己的手。

他自嘲說道:“錦瑜,是我負了你,其實……”一句話幾乎哽咽到說不完整,“我與公主相識在你之前?!?/p>

那漆黑夜空之上的那一輪殘月不知何時偷偷移動了,藏在了參天大樹之后,月光透過層層樹葉,打在了她的眼睛上。

她只覺得眼睛一冷,連帶著她說話的口吻都仿佛帶了寒氣:“這樣的話,我不想再聽,你與南靈早就情投意合,而我則是你們想要利用的棋子,是吧?”

拓昀是生是死,都與她無關,白冰洛一想到白二身上傷口還未處理,欲轉身匆忙離去,她的小腿卻被拓昀給抱住了。

他是那樣期盼地看著她,希望她能夠原諒他,然而……

白冰洛蹲下了身子,生生地將他的手給掰了下來,人已經走遠,從后院的小門出去了。

等她帶了醫館的大夫回來時,后院已經沒了拓昀的身影,地上只殘留著斑斑血跡。她瞥了一眼,不及思索,決然地帶著大夫上樓去了。

此時,躲在灌木叢背后的拓昀,悄悄尾隨而上。

白冰洛一向警覺,再有追命在暗中提

...

閱讀全文

喜歡這本書的人還在讀

作者

竹墨不染

新人報道,請多關照

捕鱼达人正式版3